傅玖鹅

东方/弹丸/老e/灵魔理/竹林/不死/美咲/天枫 天雷咏唱最枫
过激秘封记者衣玖厨
不吃腐向
wzryer慎fo,会有这方面的过激言论
脾气非常不好

明明什么都没干就一点力气都没了……什么啊…

练笔

  那边的你,长什么样子呢。

  靠在窗子上,思考着。
  外面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,雨水顺着玻璃慢慢滑下,滑倒我视线不及之处。
  桌子上摆的是廉价的快餐盒,而且里面也从来没有装过什么有营养价值的东西,都是你平时最不耻的油炸食品。“吃这些会长胖的。”你总是一边轻声呵斥我一边把自己做好的所谓营养餐摆上桌来。不论是绿油油的嫩菜还是火候恰到好处的仿真肉,味道都令我的胃感到满足。
  你从不沾酒和碳酸饮料,所以我家的冰箱里总是装着各种各样的果汁和纯净水。真是的,明明是我的家,为什么到处都是你的气息啊。

  希望冰箱里还有啤酒。
  带着这样的想法,我扶着墙慢吞吞的走到冰箱面前。昨日的宿醉感还未消失,我却已经开始盘算今日的酒谱了。
  “鸡尾酒——扎啤——还有——”我踮起脚尖,想要够到最上面一层。
  “哐当”
  结果掉下来的是相框。宇佐见莲子和——玛艾露贝莉,赫恩。
  我想起来了,我要忘掉你。
  于是我又把相框放回去,然后开始祈祷自己下次不要找到他。

  回到书桌前面,我拉开抽屉,开始清点这个月的零花钱。
  除去房租和一日三餐的饭钱后,基本就没剩下几块零钱。我开始怀疑起以前和你在一起的时候,为什么每个月省下来的钱都那么多,以至于我拿到你的“遗产”的时候,手都抖了三抖。
  咱们以前还经常一起去逛商场,买新衣服。你总是吐槽我一年到头就那么几件白衬衫,那么一顶黑色帽子。偶尔换个裙子都要引来同学的侧目。所以都给我挑上四五件,直到我的衣柜被那些时髦的衣服塞满。
  我一点也不想把它们卖掉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明明我一次也没穿过,明明我认为它们是那么土气。

因为老师的一句“不错,很棒啊”而感到特别开心……
还是音乐老师……我到底怎么想的啊哈哈哈……

每次那家伙回复我都跟做梦一样……完全不知道回什么好了。

看了看某两个人,心痛